Warning: include_once(/usr/local/apache/htdocs/ch_story/z_info/head.php) [function.include-onc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usr/local/apache2/htdocs/ch_story/story.php on line 126

Warning: include_once() [function.include]: Failed opening '/usr/local/apache/htdocs/ch_story/z_info/head.php' for inclusion (include_path='.:/usr/local/php5/lib/php') in /usr/local/apache2/htdocs/ch_story/story.php on line 126
  Untitled Document  

 
全文搜尋:
 
 
你喜歡寫故事嗎? 伊卡島許你一個空間發表 !
 
     
     
We are here:故事 > 夢幻愛情
 
感動人心的故事....(眼匡紅紅-轉載十字軍II)
作者:不詳

18歲,18歲時你在作什麼?唸書?玩樂?享受青春?放肆自由?
年青,最大的本錢是犯錯,而我這一錯卻永遠無法彌補了!娟是
我青梅竹馬,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只是她在她家長大,我在我家
長大,從小就認識,一起渡過青澀的年代,一起摸索未知的世界,也一起探索不知的明天。
上了中學,娟唸女校,我們之間的連繫卻沒有因此變少,雙方家長好像也把我們當作指腹為婚的承諾一般,總是對我們彼此都另眼相看。
我們家很開明,對於男女之事態度一點都不曖昧,當媽媽第一次發現我的底褲上有些其他的痕跡後,沒幾天爸爸就帶我到外面東逛西逛,指天道地,拐彎抹角的,終於把男女之間那回事給說清楚了,我聽完只問了老爸一句:「你是說打炮啊?!」
驚的老爸差點腦充血,忽然他看著我,幾秒鐘的時間不說話,然
後摸著我的頭:「我兒子長大囉!哈!哈!哈!」
不知道同樣的事,娟是否也在家裡遭遇過,還是我老媽代娟的媽媽執行了這個任務,這我就不清楚了,大人們擔心的事,我早在一些小電影小書裡看過了,喔,娟也和我一起看的。
只是,我當時不懂,看畫面裡傳來一男一女又上床又下床又跑到
椅子上,還有在浴室中,打野外的,還有那一群人玩change partner,反正亂搞就對了。
不曉得是看多了還是怎樣,似乎我和娟對那都沒什麼太大好奇。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都稱呼娟叫「柚子」,柚子也從來不管我怎麼叫她,小時候當她像個哥們,後來才發現她長大了,出落的玲瓏有致,也變的秀氣了,不再像從前一樣打打鬧鬧,書上說
女生發育的比男生快些,有一陣子,她幾乎要長的比我高些,害我努力打籃球。
柚子也很正經的告訴過我不可以在別人面前對待她像個男生一樣,不可以沒事摸摸她的頭,不過沒別人在的時候卻沒關係,我想怎樣都可以。柚子還是比我早一步長大。
準備大學聯考時,我幾乎天天和柚子一起唸書,我們一起考甲組,我的第一志願是外文系,柚子卻想唸中文系,關於這事兒,雙方家長聯合起來,槍口一致朝向我們,要我唸醫科,要柚子唸商科,搞的差點我和柚子要一起離家出走,後來還是柚子找了一份什麼「卡內基通溝術」的資料,我們才大膽和老爸老媽們坐下來慢慢溝通,終於得到家長首肯,唯一的條件是:要唸就要唸第一志願!柚子愈來愈沉默,但照顧我卻像是老夫老妻一般的無微不至,我和柚子都沒辜負了長家裡期望,放榜後一起上了T大,也
就一起北上,原本要住宿舍,後來是柚子的爸說宿舍怎麼怎麼不妥,和我老爸商量後,央請朋友找了一層公寓,三房兩廳,我和柚子一人一房,另一個空下來的房間就留給家裡人來時住,平常啊,是我的麻將間。 老爸老媽來時,當場就和我加上柚子成了一桌,那小弟只好在旁邊遞煙送茶水的。
那時我才知道我真是幸福,家裡這麼開明。不過,事情好像沒那麼順利,我和柚子終於還是出了狀況,大概是離家太遠的關係吧,柚子有了小柚子了,當柚子告訴我的時候,我當場從椅子上摔下來,腦子裡一片混亂,還是柚子鎮定,她說:「陪我去打掉!」
我們兩個扭扭捏捏的找了幾家醫院,都因未成年而不受理,想去小醫院,又怕出問題,可是事情不能再拖下去,我和柚子商量之後,決定先告訴我爸,再讓我爸告訴我媽,再讓我媽告訴柚子爸,再讓柚子爸告訴柚子媽,於是我佯裝缺生活費又沒空回去又想家,硬把老爸從南部給拐了上來。
「老爸,你最近好不好?」
「臭小子,生活費都給你了還這麼狗腿?小娟,爸媽都好?」
柚子點點頭,只是靜靜的吃飯,空氣有點凝結,老爸似乎看出不
對「皮蛋,你是不是闖禍了?」爸問。 「老爸,你又叫我皮蛋?!我現在叫Leon」
「唐伯伯,家明有事要跟您商量。」 柚子開口的第一句話就開門見山。
「皮蛋,怎麼了,闖了什麼禍?是不是騎車把人家給撞了?還是功課沒唸好?」
「皮蛋,你倒是開口講話啊!」
「唐伯伯,不是家明出事,是我•••」
「喔,小娟,妳怎麼了?跟唐伯伯講,唐伯伯一定幫妳。」
「老爸,柚子她•••她••她•」 「老爸,柚子她••她•她有了。」
「有什麼?」 「小柚子。」
「你們兩愈說我愈糊塗,小娟妳到底怎麼了?小柚子難不成!!
臭小子,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是不是?!」
你們沒看過我老爸抓狂的樣子,就一路從餐廳追打到家,留下柚子在後面結帳收拾善後。
柚子沒多久也回來了,趕忙拉開我老爸,我想那時我己經奄奄一息了。
「唐伯伯,我和家明就是想請您幫忙,因為我們未成年,不能去
作人工流產,要監護人同意。」 「妳家裡知道嗎?」
「還沒告訴他們。」
「那妳打算怎麼跟妳爸媽說?」
「老爸,我們想請你先跟媽講,再由媽去跟柚子家裡講,好不好?」
像是世界末日一般,我和柚子乖乖的坐在一旁,也分不清楚是我的媽媽在哭還是柚子的媽媽在哭,也不知道是誰的爸爸在發表意見,我和柚子只是手拉著手,偶爾互相看一眼,我認識柚子到現在,沒看過柚子掉眼淚,包括現在,柚子一樣靜靜的。 最後終於決定由柚子的爸媽陪著柚子到醫院去作手術。
手術完後,柚子請假回家去,我每天都打電話給柚子,可是柚子媽對我好像沒有從前那麼熱絡了,每天我確定柚子睡著了我才會上床休息。就這樣過了十多天,柚子終於回來了,回來辦休學,柚子爸媽一
起來的,順便搬走,搬家時柚子一句話也沒跟我說,只是看著我,我注意到柚子似乎眼角有淚,我想幫忙,柚子媽卻很客氣的要我別忙,完完全全把我當作外人看待。之後,我就再也找不到柚
子了,打電話去,電話換了,人去,柚子媽都說她不在家,也不肯給我新電話,媽媽整天燒香,說是為我祈福,因為我造孽,老爸一提起柚子就一臉愧咎的神色,沒有人肯告訴我柚子到那裡去了,柚子也沒有跟我連絡,連封信都沒有,我想柚子是被家裡限制行動了,當年要是像現在有E-Mail有ICQ我想柚子一定找的到我。我仍不死心,每個禮拜回去找柚子,千篇一律的回答「不在,要不要進來坐?」
寄出去的信也一封封石沉大海,柚子就像空氣一樣消失了,直到那年暑假柚子媽到家裡來,氣急敗壞的要我把柚子交出來,我還搞不清楚什麼情況,老爸一巴掌就過來了,硬要我把柚子交出來
,挨了一陣毒打之後,我才搞清楚,原來柚子被柚子媽看的很緊,不准柚子出門,更不准和我連絡。
誰知道柚子用什麼方法從家裡偷跑了出去,難怪柚子媽一口咬定是被我拐跑了。當所有的人都看著我的時候,都要我交出柚子的時候,小弟從外面回來,拿了一封信給我,字跡是柚子的,我急
忙拆開來看,柚子清秀的字跡寫著:「情深為序,則必有癡恨為跋,我知道人生勢必無奈!」
沒有簽名,沒有日期,沒有稱呼,完完全全柚子的作風,靜靜的。柚子媽搶了過去看,連信封裡裡外外都檢查了,就只有這行字。
「伯母,妳要相信我沒有拐跑小娟,不信妳問我媽,我都沒有出門,但是我想我知道小娟在那,我一定幫妳找回小娟還給妳。雖然我知道,我找回小娟後,妳一樣不會讓我和她見面,不過我現在很擔心小娟,我很了解她,兩三天後我就回來。」
「你要去那找?」 老爸問「去幾個小娟很喜歡去的地方」
我硬是不讓任何人跟著,收拾一點簡單的行李,我就出門去了,直接南走,到了天黑才到墾丁,柚子一定是來這裡,她曾跟我說她最喜歡這裡的海水,有一天她死了,要火化後撒在這片海上,我很擔心,雖然我認識柚子很久了,但這幾年我幾乎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順著夜色,我連過夜的地方都沒找,就來到海邊,仔細的注意所有孤單的身影,完全無心這美景,心中只是想著柚子,我似乎也從來沒向柚子表明過我愛她之類的,像是她這輩子就註定和我在一起了,我也沒想過以後,海風吹醒了我的思緒,人潮漸漸的散去,直到剩下我一人隔日,租了一部機車,在偌大的墾丁四處晃盪,當年的白沙,一片白淨的沙子,柚子最是喜歡這裡。 去年我去看的時候,早己不復過往。
我在沙灘上坐了整個早上,臨中午時分,我到觀海樓去晃了一圈,又回到白沙,我打算在這裡搭帳篷,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但我只能感覺到柚子就在附近,可是我又很害怕,不時往海面看去,大概是社會新聞看太多了自從柚子搬走後,我染上抽煙的習慣,拿著手上的煙,忽地想起柚子陪著我躲在防火巷中偷偷抽煙的那年,年少的好奇心對應到現在的情景,我只能苦笑一下。 從日出到日落,整個白沙偶爾有幾個想來戲水的身影外,沒有一點柚子的消息。這個晚上,靜靜的,海面偶有幾隻船影,聽說是走私的,我和我的帳篷和海風一起在這裡等著柚子,我不敢進篷裡,怕會錯過了柚子,所以一直待在篷外,就這樣一直等到黑色全黑,暗到伸手不見五指,終於等到天亮,還是只有我一人。我似乎有睡著,卻連夢裡都找不到柚子,我整整行李,朝公路走去,騎著租來的車,打點各大小地方,看到清湯掛面的髮型,就
以為是柚子,我有多久沒見到柚子了?她髮型還是一樣嗎?我跑上公園裡,找到那棵銀板,摸著當時我們偷偷刻上去的字,今天再找不到人,我打算到南投去,那是柚子另一個喜歡的地方,然後我又來到觀海樓,柚子都說:「看!過這片海就到菲律賓了!」
想到這事,不禁微微一笑,今天人不多,稀稀疏疏的,繞著圓型的塔,望著下面的人影,整個塔像是只有我一人般,柚子會不會來這裡呢?還是我離開白沙,她正好去?柚子,妳到底在那裡?再也無心欣賞海景,是該換到下一個地方去的時候了,但我依舊感覺柚子就在附近,轉過身來,就在樓梯
口,柚子正跨完最後一個階梯,看到我時,她停下腳步,不、她幾乎是退了一步,然後停下來,只是看著我,依舊是清湯掛面的髮型,長到快看不見腳的裙子和日本布鞋我和柚子就是兩個蠟人像,停在塔頂「柚子•••」
我靜靜的柚子,這時仍是靜靜的跑過來,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抱著我哭。
登時,我與老爸老一樣語塞,我望著柚子,又看看老爸,牙根一咬「林媽媽,只要您不打小娟,什麼我都肯。」只見柚子在一旁猛搖頭,說什麼也不肯。 半拖半拉的被柚子媽帶走了,老爸走到我身邊來,拍拍我的肩,忽然間遞了根煙過來,默許了我抽煙的事實「天涯何處無芳草,小娟是個好女孩,要怪就怪自己,當初爸爸是怎麼跟你說的,唉,都是命啦!看開點,小子」接著,據我後來知道,柚子回去後,說什麼也不肯吃東西,一天比一天瘦,終於被送到醫院去打點滴,還是不肯吃東西,柚子偷偷的要護士交一封信給我,正巧被柚子媽撞見,後來我知道那是柚子寫給我的遺書,她決定不想活了,柚子媽看了,整個人發抖,氣的不知要說什麼,也終於了解到女兒的心意,才心軟了下來,終於和女兒妥協,雖然仍不肯讓我和柚子見面,但至少柚子可以打電話給我,只是我寫過去的信,柚子媽仍要查閱。柚子愈發
的沉默,在家幾乎是整天不說話,柚子媽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柚子看似再也沒有想再逃家的念頭,柚子爸偶爾也會來我家裡坐坐,這些事多是柚子爸說的。這天,柚子爸又來到家裡跟老爸小酌兩杯,我趁柚子爸微醺時跟柚子爸打個商量林伯伯,可不可以那天請您帶小娟出來,讓我和小娟見一面?」
當時桌上的老爸和準備下酒菜的老媽都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了,柚子爸好像當場清醒過來,考慮了一下「我想這對阿娟有好處的話,林伯伯願意幫你這個忙,不過你要答應林伯伯準時送阿娟回來喔!」
我當然是滿口答應,如果能在開學前再和柚子見一面,那就太好了。
柚子爸肯幫忙,我想大概沒問題了。果然,沒幾天,柚子爸打電話來,說下午他會帶柚子去醫院檢查
,柚子媽不會跟來,我欣喜若狂,早早就到醫院去等,當我看到柚子時,我差點哭出來,她己經瘦的不像樣了,也不管柚子爸在旁邊,我緊摟著柚子,像是天地之間只我們二人而已。 我想,這在當年,我和柚子算是大膽的行為了。柚子爸看了嘆了一口氣,忽地跟我說「皮蛋,來,林伯伯這裡有點錢,你拿著,帶著阿娟走吧,我會向你林媽媽解釋的,到了那裡再跟你爸媽講一聲,林伯伯就會知道了。」
這時柚子說話了「爸,Leon還要唸書呢!」唉,這個時候,柚子都還替我想,我退回林伯伯的錢「林伯伯,先帶小娟去門診吧,我在這裡等。」等柚子看完門診後,林伯伯要我帶著柚子去走走,我沒答應「林伯伯,我想跟您和小娟一起回去,我要向林媽媽解釋清楚,我會好好照顧小娟,一生一世都是這樣,絕對不會虧待她,我爸媽也都很喜歡小娟,希望林媽媽能明白,也能讓小娟回校去唸書去。」
柚子爸瞪大了眼睛,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看著我「好個皮蛋,林伯伯幫定你了。」

這麼久以來,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柚子笑的這麼開心,我的柚子又回來了!柚子是我小時候的哥兒們,我從來沒想過要去了解她,沒想到她為我付出這麼多,雖然我還在唸書,但我下了決心,今生今世。
我可以在唸大學時的戀愛學分不修,我只要我的柚子!不知道是我的誠心感動了柚子媽還是柚子爸在一旁說項,柚子媽也改變了態度,肯讓柚子和我繼續交往,也肯讓柚子回學校去復學,我和
柚子高興的抱在一起跳了起來,原本柚子媽不肯再讓柚子和我同住,還是柚子爸在一旁說天高皇帝遠,管不到的,而且兒孫自有兒孫福等的話,柚子媽才勉強答應。 回到了學校,我利用暑假打工的錢,加上一點點媽媽的私房錢,買了一部當時最流行的125cc的機車,自此之後,我經常載著柚子到處去玩,享受高速的快感,倒是我和柚子都很聽話,即使出軌,都作好防禦措施,柚子媽漸漸放心,對我的態度也開始有所轉變這天,我帶著柚子走陽金公路,騎的飛快,柚子緊摟著我的腰
,隨著我轉彎壓車的運韻律擺動身子,狂嘯在陽金公路上,身後一部福特紅色,不停的按叭叭想超車,我死不肯讓他超車,他老兄硬要跟我撐,在窄窄的公路上,汽車那有機車來的靈活,那駕駛似乎吃了秤砣鐵了心,硬超過中線超車,迎面來了一部沙石車,讓駕駛措手不及地趕快向裡靠,保險槓撞到我車尾,於是我轉九十度的向山下衝去等我醒來,我全身是紗布,也不曉得多久了,張開眼睛,老媽在面前,老爸和小弟都不在,我第一句話問:「柚子呢?」 「誰是柚子?」
媽問「小娟呢?」 「家明,你好好休息•••」
「小娟呢?她怎麼了?」
「家明,你聽媽的話,好好休息•••」
我撐著下病床,全身無一處不痛,但不知那來的力氣,連媽也拉
不動,最後媽說家明,你先躺下,聽媽說•••」 「柚子,不、小娟呢,她怎麼了?」
難道真的像老爸講的,一切都是命?我不相信,經過了十九年的
今天,我還是不相信,難道真的像老爸講的,一切都是命?我不相信,經過了十九年的
今天,我還是不相信,柚子在出事那天,送到醫院加護病房三天後,我轉一般病房,柚子卻從此撒手人間。致命傷是右前額受到嚴重撞擊。我開始閱讀柚子留下來的書,開始寫詩寄不出的•••
信一: 總有點花殘飄零點點 幽思掛滿愁心愁易逝醉更深潺潺幽夢奈何春韶逝替杳幾樵悴歎時
人生己惘煞多少往事多少愁竟在不堪回首中寄不出的
信二:早己習慣  有妳在身旁的日子早已習慣  有妳淡淡的關懷 倔強的我不肯將真心坦白
只能鎖住日記裡的柔情今夜-----身會不會有熟悉的影子不再有溫柔的寵愛妳••••將無盡的黑與孤寂全拋給了我-----寄不出的
信三: 回憶往事 
總讓我心痛不已很難想像  愛會再次的降臨曾經擁有 
夢幻般嬌艷的妳天涯海角  留下我兩的足印時光荏苒 
情比金堅心不移奈何無緣  蒼天捉弄有情人天人永隔 
此情祗能成追憶誰會疼惜  我的心碎了無痕原以為 
天從人願成佳偶誰知曉  姻緣簿上名未標實指望 
妳喚月老來做媒誰知曉  喜鵲未報烏鴉叫呼天喚地
喚不歸人世無緣同到老 地老天荒心不變
愛妳之心不曾少
出事之後,我暫停了學業,兩年後,我才去復學,因為曾經受傷的關係,我不用服兵役,大學畢業後,我無心再升學,投入職場,作的工作和我所學的外語沒有什麼關係,作的是Marketing的工作。
我忘不了柚子,忘不了柚子的一切,寄情工作,幾年內連升幾級,到我卅三歲時,我是公司裡台灣區的總裁,負責整個台灣地區的銷售工作。八年來我沒有交過任何女朋友,看到清湯掛面的女學生,我就特別有好感,我也常在夢裡夢見柚子,夢見柚子的一顰一笑,即使柚子一直以來都靜靜的,我沒忘過柚子,

家裡幫我安排了不少次相親,我甚至是反抗的態度,還好我還有個弟弟可以負起傳宗接代的任務,小弟的孩子都己經兩歲了,我也明確的跟老爸老媽表明,這生不會娶了,老爸老媽雖然無奈,也能體會我的決定,於是我才能在八年之間由分公司的業務員升級到台灣區的總裁,下個月我就要調香港成為亞太d19區的總裁了。沒有柚子和我一起分享,全球總裁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到柚子•••當記者問我如何能八年之內掌整個亞太市場時,我只回答POMELO MY LOVER FOR EVER!於是我成了黃金單身漢,但卻
沒有人能取代柚子在我心中的地位,明天是我卅八歲的生日,算命的說我過了,今年,再也沒有任何姻緣了,我不在乎,一點都不在乎。
「Leon, how about have as affair tonight?」
「Thanks, I have to go back to Taiwan today!」
「Whats going on? Today is your birthday! Let me have
some pretty
girls for you!」
坐在飛機上,算算時間,快到中正機場了,司機應該己經到了,每年柚子的忌日和我的生日,我都會到柚子的墳前坐一下。 今年我特別排開所有meeting回到台灣,因為今天是我生日,我只想和柚子一起渡過,每年都一樣。
我早差人來整理過了,每個月固定有人來整裡這裡,我擴建了三次,種滿柚子最喜歡的玫瑰,第三次改建時,加蓋了亭子,不讓柚子受風吹雨打。
我遣開所有的人,自己一人靜靜的站在墓前,碑上嵌著柚子十九歲時的相片,我忍不住又掉下淚來。拿出手帕輕輕的拭著相片,不讓沾上任何灰,柚子最愛乾淨了,我愛妳,我的柚子,我一輩子的柚子,生前沒機會告訴妳的話。十九年了,柚子離開我十九年了,我沒忘記過柚子。這十九年來我一直內咎,對柚子的父母也視同自己的父母一般的孝敬,柚子爸柚子媽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多少年來,我一直內咎
在心裡,我要小弟的兒子稱柚子爸柚子媽作外公外婆,因為我不打算再結識任何女子,這點我沒法幫上柚子爸柚子媽,我把身上僅有的柚子的像片,放大成一幅60的電腦影像,放在我的屋裡,台灣香港的住處都有,我也不邀請任何人到家裡,柚子永遠是我的。 沒有人可以取代。我曾經想過,這一生,柚子永遠陪著孤單的我,走完這一世,我也曾想隨柚子去,但為了柚子爸和柚子媽,雖然這麼久了,柚子媽對我仍有介蒂,我完全不以為意,像對待自己的爸媽一樣的對待,只想彌補一點自己的愧咎。
昨天才和柚子過完我卅八歲的生日,沒有任何休息,今天回到台灣總部仍有一堆公事等著我處理,我照往例在約十點時跨入公司大門,經過會客室時,人事部的李小姐正和一名前來應徵的人員面試,像這樣的小事,無需我掛懷,不一會李經理來向我作個簡報,對於前來應徵的新同事有極高的評價,認為是一個可造之才,最難能可貴的是不滿廿十歲。我拿起了她的履歷,仔細的看了一下,李經理的眼光向來不差,沒有任何關係,他又肯推薦的,實在不多,於是我要她來談談,或許我一直缺的得力助手就這樣
找到了,當Lisa一進來時,我楞住了!「家裡在那?」
金山」金山、金山•••我一直重覆著這個地名。
「家裡有什麼人?」
「這和工作有關嗎?」
沒錯,柚子就是這種個性。
「妳叫周心怡,有沒有小名?」
「柚子!」柚子•••柚子•••跟柚子一樣講話簡單 我強作鎮
定,眼前的人像貌和當年的柚子一模一樣,也叫柚子•••
「嗯,我有一個朋友也叫柚子」
「喔。」
「嗯,只是順口問問。」
「我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
「請說•••」 「我們是不是見過面啊,怎麼我好像看過你呢?」
「妳叫Lisa,11月11號是妳生日嗎?」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妳七十年次的?」 「對!」
「這和工作有關嗎?」 「Sorry,我忽然想到別的事情,妳什麼時候可以上班?」
「明天。」
「OK~妳明天就開始上班,明天早上我在這個辦公室等妳」
「是我等你吧,老闆都比較晚到的啊!」
「那我們明天見!」

我和柚子出事那天是11月8號,柚子是11月11號走的,民國七十年

•••如果人的一生只能有一次選擇那請珍惜•••您的最愛
相關故事...
 
  伊 卡 島 電 子 賀 卡 由 力 梭 資 訊 建 置 © 版 權 所 有
Untitled Document
伊卡島是一座歡樂的島嶼,歡迎與我們一同遊玩  |關於伊卡島|行銷合作|廣告刊登|企業賀卡專案|公關室|線上求助|
力梭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服務信箱:info@e-card.com.tw © 1995-2001 Raritan Informatio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